原标题:叙利亚政府:愿意配合禁化武组织调查

叙利亚副外长费萨尔·梅克达德16日表示,叙政府愿意配合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就疑似化武袭击事件展开调查,并为调查团的工作提供一切必要便利。

叙利亚通讯社当天援引梅克达德的话说,应叙政府邀请,禁化武组织调查团已于3天前抵达大马士革,并与叙政府方面举行多次会晤,双方就合作开展公正、透明、准确的调查进行了讨论。

[凌晨导弹从头顶呼啸而过是什么感觉?第10秒时一声巨响骇人]新华社驻叙利亚大马士革记者传回另一角度的导弹飞行画面。叙军方媒体17日报道说,当天凌晨有6枚导弹射向叙霍姆斯省附近军用机场,防空系统拦截了其中大部分导弹。另有3枚导弹射向大马士革附近军用机场,在击中目标前均被叙防空系统拦截。(记者郑一晗)

现年35岁的赵显旼12日被指上月当众泼水侮辱广告代理商员工,被舆论批评依仗甲方优势地位作威作福,赵显旼当天便请假飞往越南旅游避风头,但随后又有人曝光她高声辱骂下属的录音,对她飞扬跋扈任性言行的揭露接连不断,连公司内部也怀疑她没有研判决策的领导能力。眼见舆论恶化,赵显旼于15日凌晨急忙回国收拾残局,并聘请律师一起拟写道歉信并应对警方调查。

然而道歉信中所谓“对工作的热情和专注使自己未能克制轻率言行”令一同受气的员工们大失所望。韩国总统府官网问政平台已出现上百个针对霸道千金的“国民请愿”,要求其退出经营一线、严肃问责、禁用“大韩”商标等,并获得大批网民点赞支持。

执政的共同民主党党首秋美爱16日表示,不能只因为衔金而生,就让能力不足、道德不全的财阀子女轻易继承企业经营权。正义党党首李贞美更是指出,这个问题是韩进集团财阀家族把经营权交给坐享王族特权却毫无人格可言的富三代造成的,同时批评滥用职权撒泼犯浑造成“坚果返航”事件的赵家大小姐赵显娥。

尽管沦为众矢之的,赵显旼的律师仍表示,目前赵显旼不考虑当面道歉,对于强大的辞职压力回应称,不排除任何可能性。大韩航空当天就此表态称,将根据警方调查结果采取适当措施。

警方已于15日传讯事发时在场的大韩航空员工,16日又传讯在场的8名广告代理商方面的目击者,比较双方陈述内容还原事发经过。警方将在了解赵显旼是否高声呵斥,有没有用水泼脸后,决定是否对赵显旼立案调查。

任性军事干预害处多多(钟声)

4月14日,美、英、法三国发射100多枚导弹,对叙利亚政府军事、民用设施发动空袭。这是继去年4月用军事手段打击叙政府军目标后,西方国家再次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理由也跟上次如出一辙,为了回应对日前叙利亚东古塔地区发生的“化学武器袭击”。

叙利亚问题错综复杂,政治解决是唯一方法。“以武力解决问题”的模式再度上演,给久拖不决的叙利亚危机增添了新的复杂因素。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声明说,在处理和平与安全问题时,有义务按照《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行事。他呼吁保持克制,避免任何可能使局势升级和加剧叙利亚人民痛苦的行为。

按照西方国家的说法,叙利亚东古塔地区近日再次发生“化学武器袭击”事件,是本轮事态升级的直接导火索。但究竟有没有发生化武袭击,目前尚无定论。最先曝出这一新闻的,是一家叫做“白头盔”的组织。“白头盔”网站去年曾发布有关叙利亚救灾的新闻,但最终被揭穿属于伪造现场,目的是嫁祸叙利亚政府。此次这家由西方人创办的组织提供的新闻是否可靠,就连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都认为,“尚不能确认这一新闻的真实性”。

任何国家、组织或个人出于任何目的,在任何情况下使用化学武器的行为都不能被容忍。叙利亚化武问题同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密切相关,弄清事实再采取行动,才是负责任之举。在未对疑似化武袭击事件进行全面、公正、客观的调查,未及查明事实真相之前,即便是按照西方国家所谓的“法的精神”,也不能作有罪推定。然而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派出的调查小组13日刚刚抵达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三国就对叙利亚采取军事打击行动。联想到一年前西方国家因同样原因发动袭击,有媒体发表评论道:“以化武为由进行军事干预,是西方国家的‘惯用剧本’。”

西方国家联手对一个中东国家实施军事打击,此举唤起不少人对15年前伊拉克战争的记忆。例如,英国剑桥大学国际法教授马克·韦勒发表题为《空袭叙利亚:他们合法吗》的文章,提醒人们同时思考15年前伊拉克战争合法性问题。2003年3月,美、英等国以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对萨达姆政权悍然发动军事袭击。人们清晰记得,2016年英国发布的独立调查报告显示,发动伊拉克战争基于未证实情报,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不得不公开道歉。但道歉挽不回成千上万伊拉克人民的生命,也很难改变伊拉克人民因战争导致的水深火热生活。伊拉克战争前车之鉴足以表明,漠视事实真相、热衷于军事干预,不仅无益于解决问题,还会后患无穷。

“在战火和摧毁中,我们的伤口很深。”站在废墟上,叙利亚女孩安萨姆催人泪下的歌声通过各种媒体平台传向世界各地。叙利亚民众对和平的渴盼,怎样才能变为现实?任何绕开联合国安理会的单边军事行动都是有害的。这不仅冲击国际关系体系的稳定,同时也给解决叙利亚问题注入更多复杂因素。解决叙利亚问题,必须严格遵守国际法,坚守理性和道义的准则,采取的行动必须经得起历史检验。